《道德经》第二十四章:成功不是人生的目的,
《道德经》第二十四章:跂(qì)者不立,跨者不行,自见(xiàn)者不明,自是者不彰,自伐者无功,自矜者不长(zhǎng)。其在道也,曰余食赘(zhuì)行。物或恶(wù)之,故有道
联系我们
详情

《道德经》第二十四章:跂(qì)者不立,跨者不行,自见(xiàn)者不明,自是者不彰,自伐者无功,自矜者不长(zhǎng)。其在道也,曰余食赘(zhuì)行。物或恶(wù)之,故有道者不处(chǔ)。

跂(qì)者不立,跨者不行。踮着脚尖站立,一定站得不久;如果每一步都迈得很大,那么一定走不远。

有位做餐饮连锁的企业家,当地政府看他企业运行得这么好,于是建议他的企业上市,政策扶持力度较大。他给领导这样汇报的:一路小跑的节奏,对我来说是最好的,步子迈得太大了,那会栽跟头的。这是实实在在、扎扎实实做企业的人,对于发展速度太快的项目,有预见性的排斥。在修行人看来,这是一种先知先觉。欲速则不达。如果凡事做起来都是短平快,则皞天不宜,连老天爷都不会答应的。

自见(xiàn)者不明,自是者不彰,自伐者无功,自矜者不长(zhǎng)。这段话在第二十二章已经有了详细解读,这里不再赘述。

其在道也,曰余食赘(zhuì)行。这里讲,在于一个得道人看来,那些疲于奔命追求的所谓成功,只不过是最简单的附带出来的供养和附带出来的行为而已。也就是说,成功不是有道人的目标,只是求道路上的一个顺带。

物或恶(wù)之,故有道者不处(chǔ)。这些简单的物质上的成功,有道者是不屑一顾的。物或恶之庄子解释为孰肯以物为事?

庄子曰:道之真在治身,其绪余以为国家,其土苴以治天下。弄懂了这句话就搞懂了《道德经》第二十四章的含义。否则各说各有理。

庄子这句话就清楚表明了大道真正的目的是治身之道,其它的都是附带,连治理国家,管理天下的这样大事情,也只是抖一抖的事,不必要劳神伤思。用治身之道的万分之一的功夫就可以管理好一个国家;用千分之一的治身功夫就可以把天下都摆平。他们看不上这些不上层次的成功。帝王之功,圣人之余事也。这句话说得够明白了吧。什么成功啊,国之大事也,也圣人的眼里就是不值得一提的身外之物,毛毛雨而已。

健康生活SPA,赋予你更美丽,体验休闲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