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手可及的幸福,迪丽热巴的自然美色
《触手可及的幸福》已过大半,迪丽热巴扮演的服装设计师周放也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设计师,慢慢逆袭成了拥有服设殿堂级别的“高定体验馆”的大咖。像大多数服设女主的剧情设
联系我们
详情

《触手可及的幸福》已过大半,迪丽热巴扮演的服装设计师周放也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设计师,慢慢逆袭成了拥有服设殿堂级别的“高定体验馆”的大咖。像大多数服设女主的剧情设定一样,中国传统的服装工艺,最后都成了绝地反击的杀手锏。比如《暖暖请多指教》里的缂丝工艺,《你和我的倾城时光》里的汉绣,还有这里的草木染。

剧中,古镇采风,遇上草木染。正因为草木染,给了周放无数灵感。她为客人做的第一件“高定”就是用了草木染工艺。因为这个客人得了重病,她的礼服不光要美丽,更要舒适,还要有自己的故事。

草木染,这个像诗一样的名字,除了自身的久远工艺,其中的深邃含义,更值得慢慢体会。

扎染,是中国传统而独特的手工染色技术,古称扎缬、绞缬、夹缬和染缬。人们用纱、线、绳等工具把织物扎结后再染色,有扎、缝、缚、缀、夹等多种形式组合。因为是手工操作,以及繁多的组合方式,所以每个图案都不会完全相同,每件扎染作品,都是“唯一”的。

草木染就是用自然界中植物的花、叶、果实、根、茎、果皮、干材等各种颜色为染料,采用扎染的工艺,为麻、葛、丝、毛等纤维织品上色。所以相对来说,也是最柔和最有亲近感的印染工艺了。

草木染,这一古老的技艺要追溯到新石器时代。而在此之前,山顶洞人时期就已有用矿物染料染色的装饰石珠。果真,爱美之心,世人皆有。

新石器时代晚期,祖先开始用天然染料进行染色和装饰。至今有记载的中国古代天然染料有两种:矿物染料和植物染料。

轩辕黄帝时代,人们想要妆点生活的心愈发强烈,又学会了用草木之汁染色制衣。这便是最早的“草木染”了。

而矿物染在汉代以后逐渐式微,有迹可循的是长沙马王堆一号墓出土过一件朱色绫罗,朱色的面料便是由朱砂染成。

所以,汉代以后,以植物为染料的草木染,成了我国印染工艺的主流。这一工艺技术到了春秋战国时期已经相当成熟了。

《周礼·天官冢宰》中有“染人”,掌染丝帛,从染草的品种、采集到染色工艺、媒染剂的使用等诸方面,形成了一套成熟的管理制度。

汉代的丝织物色彩斑斓,在东汉《说文解字》中所罗列的纺织品的色彩名称达三十九种,多为丝织物。

到了魏晋南北朝时期,贾思勰所著的《齐民要术》中,开始记载了用蓝草制取靛蓝的方法:“刈蓝倒竖于坑中,下水,以木石镇压,令没。热时一宿、冷时再宿,漉去荄,内汁于瓮中。率十石瓮,着石灰一斗五升,急抨之,一食顷止。澄清,泻去水。别作小坑,贮蓝淀着坑中。候如强粥,还出瓮中盛之,蓝淀成矣”。

随后,如地黄、槐花、黄檗、姜黄、柘黄等黄色染料,达到鼎盛时期。据说之所以自隋代以来,黄色成为龙袍的服色。是因为用柘黄染出的织物,遇月光呈泛红光的赭黄色,遇烛光呈现赭红色,色彩眩人眼目。

到了唐代,植物染料在丝绸生产工艺上的应用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这些绚丽多彩的丝绸通过举世闻名的“丝绸之路”,创造了中国丝绸的辉煌。

不论是丝绸,还是植物染料的种植、制备工艺、应用技术,都风光无限了几个朝代。清朝还设有江南织造局,下管江宁局、苏州局、杭州局三个主要的编织染色的机构。

“染工有蓝坊、染天青、淡青、月下白;有红坊,染大红、露桃红;有漂坊,染黄糙为白;有杂色坊,染黄、绿、黑、紫、虾、青、佛面金等 ”。这便是乾隆时上海的染坊。

直至清末,合成染料传入中国才改变了这一局势。草木染,从走向光彩夺目到逐渐被人遗忘。但它始终清新,自然,柔和,只是变得小众,隐匿在某个古镇一隅。

“草木染”的没落,另一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一种蜕变。就像你种下一颗蓼蓝种子,就会结出一个靛蓝故事。

蓝草是我国历史最悠久,使用地域最广的蓝色染料。中国古代造靛的蓝草有蓼蓝、菘蓝、木蓝等植物。

荀子说:“青,取之于蓝,而青于蓝”。从蓼蓝的植物中提取靛青染料,这个过程也印证了这句话。

趁着落雨前,播下蓼蓝种子,几场雨后,种子发芽,长大结出了粉红色的小花,便是收割的时候。

除此之外,还有“染红用的茜草根,染黄用的栀子果实,染黑用的象斗,也叫皂斗”等等。

都是自然的馈赠,惊叹之余,也给人一种深思。有时候,学习草木染也许是一次很好认识自然的机会。

最重要的并不是最后做出来的效果,而是从种下种子,到植物收割,制作染料,再到后来的织布、染色......这个过程给予你的,才是最有意义的。

2006年,扎染技艺经国务院批准入选《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自贡扎染,大理扎染,白族扎染,彝族扎染,用一种最回归本我的状态,散布在一个个古老的村落里。它不需要大肆宣扬,却需要不断传承。

草木染,刺绣,缂丝工艺等,这些古老的工艺,在剧情里都被设定了一种神秘而至高的地位,成了服装设计师最后逆袭的关键。

健康生活SPA,赋予你更美丽,体验休闲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