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国内被嫌弃的全员恶人,到了国外就成了最时
2020-03-27 

60年代以前的日本仍是一片时尚荒漠,在石津谦介的带领下,一阵常春藤学院风刮遍了大街小巷,银座街头上满是穿着卡其色长裤和乐福鞋游荡的御幸族,日本时尚迎来了第一个春天。

石津创立的西装品牌VAN就像是一根导火线,引爆了日本年轻人的小宇宙,人们对于时尚的追求前所未有,但这,仅仅只是日本成为亚洲时尚中心的开始而已。很快,常春藤学院风就被当地的青年混混们当成“娘娘腔”,他们决定用自己的方式掀起一场“流氓时尚”起义,一定程度上,这帮”全员恶人“才是真正的街头潮流先锋。

虽然VAN将时尚的春风带到了日本,但是由于品牌价格昂贵,在日本也算是一个稍显奢侈的精英品牌。VAN打造的一连串的美式造型在日本仅仅见于家境富裕、教育程度最高的年轻人身上,各类杂志也将自己的受众定在收入不菲的上班族和大学生群体。

事实上,当时能够有如此富裕优越生活的日本年轻人少之又少,大多数青少年读完中学就成为蓝领工人了。普通民众和工人阶级还很难和那些富家子弟一样,穿得西装革履。但是在70年代的日本,哪个年轻人不为美式时尚着迷呢?不过他们要的更男子气概一点的时尚,一如日本人类学家佐藤郁哉发现的那样,他们认为那帮穿常春藤的大学生“有点娘”并且“有点作”。

这些不将大学生放在眼里的青少年,渴望男子气概,希望用带有粗犷色彩的衣服来和那些精英分子区分开来。他们在美国电影里面天不怕地不怕的反叛分子身上找到了灵感,尤其是一些街头恶棍和凶狠少年犯,这种时尚被人们称为yankii(不良洋基),由“yankee”凶狠的洋基大兵演变而来。“不良”一词在日本其实跟在中国很像,其实“不良”不论男女,其实就相当于我国的“混混”和“太妹”,比如千禧年的“葬爱家族”和“非主流”,和前两者比起来,后来的”全员恶人“风潮都显得太单薄。

受这股时尚影响最大的地方还要数横须贺,当地的混混青年和学生在横须贺的美军基地附近游荡的时候,试图从粗犷的士兵身上找到穿搭的诀窍。他们学着洋基士兵用发油梳着飞机头,穿胶底鞋,带着麦克阿瑟将军那样的墨镜,在酒吧对着姑娘吹口哨,流连于夜店跟着摇滚乐起舞。

日剧《热血高校》 里面的小栗旬或许就是不良洋基的最好写照,他们从来不穿工工整整的制服,用发油将头发往后梳得又高又跋扈。在后来的日剧《我是大哥大》里面也能看到不良洋基延续到80年代的影子。不良男学生比起普通男学生更受女生的欢迎,这是因为他们不仅仅对时尚很有研究且更在意自己的外形外貌,还因为带着危险的叛逆,有骨气的男孩一定程度上都有魅力。所以经常有一种说法,“学校最可爱的女生的男朋友基本上都是不良”。完美印证了什么才叫“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日本插画家小林泰彦就成长在横须贺的不良洋基的氛围里,他说:“我们称美国的不良少年时尚为洋基,大部分孩子都没有钱去模仿穿着正统西装的老一辈美国人,不过要打扮得像美国不良少年倒是很容易。”洋基人夸张的打扮常常吸引路人的注意,而他们总是用一副凶狠的样子回敬路人:“看什么看?”

70年代的时候,这股洋基风由郊区和乡村蔓延到了东京,他们用发油将头发往后梳得服服帖帖,穿着看起来有些吓人的皮夹克和皮裤(参见汪峰老师?),坐在机车拗造型。日本摇滚乐队Carol就是这副打扮的怂恿者,NHK有好几年都禁播与Carol乐队相关的节目,认为他们的造型是不良文化的标志。

但是这并不影响Carol乐队和不良洋基风格的爆红,作家速水健朗认为这个乐队极具魅力:“墨镜、皮夹克、目中无人的模样,再加上摩托车,主唱矢泽永吉看起来就像在年轻人与学校行政阶层对抗的年代冒出来的英雄。他让美国摇滚风格延伸到不良青少年的文化中。”

Carol乐队不仅仅只吸引到了想模仿美国不良少年的年轻人,还吸引到了真正的不良少年——暴走族。这些流氓会穿上花哨的夏威夷衬衫、皮夹克,梳着飞机头从大街上呼啸而过,在东京的环线上远远地将法拉利甩在身后。他们看起来像是危险感十足的时尚人士,但是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造型是在模仿美国的流氓。他们不过是在模仿Carol乐队的主唱矢泽永吉,仿佛他才是洋基风的权威人物。

暴走族吓坏了日本,但不良少年风格却走出时尚落后的区域,与主流文化相结合,在流行歌曲《不良少年高中摇滚》与《横须贺宝贝》中被传唱,理发师甚至会直接将飞机头称为“洋基”。随着Yankii形象在杂志,电视剧中广泛传播,它最终成为整个亚文化的代名词。

怎么样穿出正宗的不良洋基风也是很有讲究的,你得看起来足够硬,还得足够坏。其中最具标志性的单品必定要数“Souvenir Jacket(纪念夹克)”,横须贺当地盛产刺绣绸缎制品,不少驻守的美军拿着自己的制服、棒球夹克或是飞行员克,请裁缝绣上东方传统文化的刺绣图案,带回美国赠与自己的亲友。这种纪念外套后面逐渐开始在商店售卖,叛逆十足的外表和便利的购买途径让纪念夹克成为了当地青年触手可得的美式时尚,他们甚至称这种美式与当地特色结合的时尚为“横须夹克”。

其次就是刺着文字的工作制服。当看到皮衣等硬汉装备变成了小青年追捧的时尚之后,暴走族开始痛恨这种所谓的流行,于是他们决定自己创造个性。

当时从黑市淘来一件正统的美式军装价格还是非常昂贵的,为了让自己的造型更突出并且更有威慑力一点,他们将各种颜色的清洁工制服、工人穿的连体裤交给当地的裁缝改成仿军装,用金线在衣服上秀出标语。比如最常见的“喧哗上等”“夜露死苦”等等,“喧哗上等”的意思是:想要干架吗?正合我意。现在看来或许挺非主流,但暴走族们对待制服可是相当严肃的,帮派首领的制服,甚至可以作为信物传递给继任者。他们还在此基础上搭配从二手市场淘来的破洞长裤,或是黑色的皮夹克,怎么个性怎么穿,最重要的是能吓住人。

如今人们熟知的几个日本品牌如Undercover、NEIGHBORHOOD、VISVIM、KAPITAL、以及以Mastermind JAPAN为首的日本三大暗黑品牌等,没有一个品牌不受到不良洋基的影响,VISVIM还专门以暴走族为主题出过Lookbook,可见这帮”全员恶人“在日本时尚影响有多大。

到了80年代初,洋基油头和飙车党已经过了流行的巅峰,日本加重对飙车的惩罚,暴走族也作鸟兽散,街道上终于消停了。当洋基风不再流行的时候,已经形成时尚矩阵的东京,开始投入经典美式风的怀抱。

1978年VAN宣告破产后,正统的常春藤风品牌Brook Brothers和J.Press相继入驻,经济条件逐渐好起来的日本男性开始花更多的钱在自己的造型上。他们希望利用Brook Brothers、Ralph Lauren等真正的美国品牌来对抗日本职场长久以来反对个人风格的偏见。

在80年代的街上,你可以看到青少年开始涌入Beams企图抢到一双Nike球鞋,主妇拎着精致的LV小皮包逛街,收入较高的上班族开始穿着J.Press的西装配粉色的衬衣,人们都开始穿上经典的美国货。

不过,初步接受外来奢侈品和时尚品牌的日本人对于物质的过分追求似乎有些刹不住车。人们买衣服的初衷也开始由追求个性和风格变成了彰显财力和地位,年轻人奢侈品消费的增加和物质主义的盛行开始让家长忧心忡忡。

日本作家田中康夫在《水晶世代》一书里讽刺了日本年轻人热爱购买外国品牌名称商品的现象,人们开始称那些崇拜消费主义的年轻人为“水晶族”。

这些不知贫苦为何物的水晶族心也挺大,明知《水晶世代》批的就是自己,但他们就是愿意扎堆去买它回来看,不为别的,仅仅是因为书里面洋洋洒洒记录了一大堆时髦品牌、服饰店、高级餐厅。

不过,真正被人们批判为物质主义“罪魁祸首”的刊物却是再度带起常春藤潮流的杂志《POPEYE》。它规范了上层家庭昂贵的服饰标准,并且还指名带姓地将那些商品品牌、购买途径、昂贵的价格印在上面,仿佛在说你买了这些衣服就可以拥有优越感了。“《POPEYE》杂志引爆了日本的物质主义泡沫。”作家北山耕平说。

石津谦介在当时出了一本《石津谦介的新常春藤字典》,企图让年轻人将常春藤与学院风当成一种全面的生活方式,而不是一种肤浅的时尚潮流,但是很少人愿意听他说教了。年轻人的生活开始围着购物打转,《POPEYE》杂志就是他们的生活手册,打扮、运动甚至是约会步骤都要参考杂志,年轻人穿着一样的服饰,去着一样的餐厅,甚至去同一家宾馆。

日本批判型杂志《Hoichoi Productions》一针见血地讽刺这些少年:“现在年轻人过日子的方式不是思考'我应该如何让自己成功',而是‘其他人如何看我’。”他们只注重外表、融入群体、以及享乐。彼时日本已经出现了经济泡沫的苗头,毫无节制的经济乐观主义催生出奢侈颓废的生活,穿着高档的人们在国际餐厅和高级酒店里夜夜笙歌。

你可以说80年代的日本是时髦的,因为在美国和欧美品牌的涌入下,时尚成为了人人都触手可及的东西,川久保玲、山本耀司两位设计师打入时装周之后也带起了设计师品牌的热潮。但是80年代的日本时尚,还是太过于表面。人们追求的无非是昂贵的奢侈品和名声显赫的设计师品牌,人们看中的是服装的附加值,和衣物本身没有太大的关系。而关于个人时尚风格这一点,大家也只是跟着时尚杂志走,到处都是跟着《POPEYE》执行浪漫约会手册的城市男孩,没有了张牙舞爪的暴走族,街上似乎有些过于安静了。

一些时尚从业者开始重新思考时尚的标准,希望为日本年轻人提供进阶版的服装指引。复合品牌店在这个时候就扮演了重要的角色。UNITED ARROWS、BEAMS等以美式经典品牌为主的复合时尚门店,催生出一种新的风格,那就是阿美咔叽——美式休闲风。

一些富裕的日本年轻人们开始对模仿简单休闲的美国大学生服饰感到厌倦,于是开始学着店里面的模特,将学院风的Brooks Brother、Levis牛仔裤、运动风的Nike搭成一套穿在身上。阿美咔叽回归美式经典,但是更加休闲,也无章法。在阿美咔叽的世界里,任何美式服装都可以互相搭配:东海岸学院风、西海岸运动风、嘻哈、好莱坞、美洲原住民首饰,似乎呈现出最正宗的美式风,就是让搭配看起来一点都不美式。

暴走族的混搭章法,以更体面的姿态回归到了青少年群体之中。东京年轻人放弃了一套套穿搭模板,开始穿得像一个真正的美国都市人。他们不再依赖信用卡和杂志,没有人想从头到脚都穿着同一个品牌。时髦有型的标准从来没有这么低过,但是这却是日本青年找到真正的时髦的开始。

BEAMS、Ralph Lauren Polo门店聚集的涩谷区逐渐成为了阿美咔叽潮流的总部,当地的媒体还将涩谷青年穿搭出来的混搭阿美咔叽称作“涩休风”。“涩休之所以酷,原因在于日本涩谷,而不是美国。涩休所有的时尚单品都属于美式风格,但是‘美国’却不在它们之上,涩休是一种属于自己的风格。”

虽然90年代经济泡沫经济给了日本时尚一记重创,但是挺过这失落的十年之后,无数本地品牌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那些结合涩休风格懂得展现自我个性的品牌,都取得了惊人的成功——不止在日本,而是全世界。

从时尚荒地、到学院风,从流氓时尚到奢侈品至上,最后日本人从美式时尚中探索出了属于自己的阿美咔叽,御幸族、洋基人、暴走族、涩休族等群体不断打破固有的流行趋势,无数亚文化的诞生、消失和再生促成了现在的日本时尚。当年那个谦虚好学的学生,如今已经在试着当其他人的老师。当然这是后话了。

已经老去的”全员恶人们”总是毫不避讳地谈及往事,甚至认为不良是十分光荣的,很有身份的,自己也参与到了日本时尚文化进程里的一部分。即使80年代后这股风潮几乎在街头消失殆尽,但不良洋基依然影响着日本的街头时尚。20年后里原宿的那帮街头青年,已经在嘻哈音乐和机车文化的熏陶下,蠢蠢欲动了。

健康生活SPA,赋予你更美丽,体验休闲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