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热爱智能手机,只是因为不想显得落伍
2020-04-01 

微博这东西,用和不用会有多大的不同?如今时不时就会看到,有人宣布不再玩微博了,要么是因为遇到了不友好的评论,要么是觉得玩微博浪费时间,每天不停地刷,也没刷到多少有营养的帖子。

《纽约客》作者亚当·戈普尼克说,他就不用推特,因为他觉得相对于传统的沟通方式,社交媒体并不会对他的人际交往产生多大的实际影响。就好比他现在虽然离不开打字机,但跟手写相比,使用打字机并没有让他写得更多、更好。

他说:“最高产的作家都生活在打字机出现以前。狄更斯或巴尔扎克用打字机的话,会多写出一行字吗?怎么会?他们没时间。”

戈普尼克说,他14岁的闺女不仅发送推特,连说话方式都是推特式的——她会给句子加标签。“如果我说我从不会搜索自己,她会说#:老爸显然在说谎。”

一般来说,加标签相当于给自己发布的内容分类,方便自己日后按照标签分类来查找,也让别人可以按照标签分类来搜索、浏览。但好像微博大家也都是随便发发,很少值得日后再看,所以加标签成了一种显示幽默感的方式:本来标签应该是一个内容类别,比如育儿、阅读,但是如果标签过于详细,大概就是一次性的了,比如“一个大叔的抱怨”“累成狗的一天”等等。

戈普尼克说,我们热爱智能手机和推特,只是因为不想显得落伍。孩子们总是在发短信。其实跟打电话相比,发短信更费劲、更花时间,但打电话等于背叛自己的时代、背叛自己的同伴。但是多年之后,如今的推特就会像1906年的汽车和上世纪90年代的传真机一样,显得落伍了。

斯诺登感叹,很多人关掉了自己的个人网站(因为它需要持续的、辛苦的维护),代之以脸书账号。也有少数作家在认真地发推特,包括斯蒂芬·金、罗琳女士等。假如能用上推特,以前的作家会有谁比较适应呢?

孔子可以发微博谴责弟子“朽木不可雕”,也可以在路上缺粮时求助。推特上有各种假冒已逝哲学家的账号,发现克尔凯郭尔会比较活跃,金句频出,比如他说:“悖论是思想家的激情之源,没有悖论的思想家就像没有感情的恋人:微不足道的庸碌之徒。”黑格尔的理论体系性太强,只能是长篇大论,很难加以摘选。统计学家、风险分析师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忙着赚钱,无暇发推特,就有人摘录他的各种格言,如:“进步和进化一样,不能太慢也不能太快。太慢会因为缺少适应而灭绝。太快会因为无法保留过去进步的益处而灭绝。”“物理学家会把复杂的东西弄简单。心理学家会把复杂的东西弄得更加复杂。”

本刊主笔,写思想栏目时署名薛巍,哲学硕士,假装读过的倡导者和践行者。(左边是我,右边是辛军)

健康生活SPA,赋予你更美丽,体验休闲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