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江一对亲姐弟曾经姐弟情深,如今为了房子闹
2020-04-06 

原告刘强(化名),今年54岁,在家排行老三,被告刘英(化名),今年59岁,是家里的老大。弟弟刘强之所以状告姐姐刘英,是因为他们在争夺镇江新区丁卯美林湾一套75平米的拆迁安置房。

按出生的先后顺序来排,他们分别是刘英,刘俊(化名),刘强,和刘伟(化名)。不幸的是,老二刘俊早在28年前死于一场车祸,老四刘伟在4年前也患病去世,他们当时都还没有成家。现在剩下的姐弟两人,又打起了官司。

按理来说,有着血缘关系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和两个兄弟都不在人世了,刘英和刘强姐弟俩,更应该明白血缘亲情的重要。可事实恰恰相反,他们为了一套房产撕破了脸皮。那么,这套有争议的房子到底应该是谁的?对于房产的权属划分,当初有没有留下什么凭证?想要解开这些谜团,还得从老二刘俊的死开始说起。

老三刘强记得特别清楚,二哥刘俊的不幸,发生在父亲离世之后,那是在1992年的一个晚上。

晚上六点钟左右,当时我家哥哥下班了往家里跑,骑了个自行车,然后走谏壁方向过来的一挂双桥车,经过丁卯桥的时候,把他撞到了。

年仅29岁的刘俊当场死亡,这个噩耗对于刘家来说,犹如晴天霹雳。可活着的人还得好好活下去,随后,刘英三姐弟用刘俊的9000元死亡赔偿金,在老家建了三间共80平米的平房,之后老三刘强还结了婚。

原告 刘强(化名):我拿个75平方的房子,老四拿个75平方的房子,我家姐姐就拿了个55平方的房子。

一番简单的装修后,三姐弟没有办理房产证就迫不及待住了进去。然而,好景不长,刘家又出了一件大事,老四刘伟被查出患上癌症,这个大家庭再次笼罩在阴影中。老三刘强的房子在一楼,老四刘伟的房子在六楼,刘伟考虑到生病了爬上爬下的不方便,就跟刘强提出互换房子,刘强同意了,当时两人并没有去变更《拆迁户安置人口表》上的产权人。再后来,刘伟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为了筹集医疗费,还在世的老母亲就做主,把刘英的房子和刘强一楼的房子卖掉了。

原告 刘强(化名):一楼的75平方的房子原来是我的,母亲把我的房子卖掉了,给老四看病。

刘伟最终还是离开了人世,全家仅剩一套六楼的75平米的房子。这之后,刘英的母亲和丈夫,也相继去世了,刘强的婚姻也出现了变故,好在两年后又再婚了。没过多久,刘强突然想到,要给六楼的房子办理房产证。

原告 刘强(化名):现在我家兄弟死了,我现在长期居住的房子是他的名字,怎么办呢,我房产证没法领啊。

然而,作为大姐的刘英,却持反对意见,她认为自己也继承权,同时她还担心这套房产要是全给了老三,以后有可能会改作他姓。

原告 刘强(化名):这个房子是我长期居住的,现在就是归我,他没死的时候、看病的时候,就讲的这话,而且整个大队也知道,这个房子是我的。

为此,刘英和刘强争执不下。刘英说,她作为刘伟的继承人之一,有权获得属于她的那一份;刘强则认为,刘伟在世的时候已经做出承诺,六楼的房子归他,姐姐刘英无权要求分割。那么,谁才是这套房子真正意义上的继承人呢?

问题一:刘伟生前,和刘强口头约定,互换房子,美林湾小区六楼这套75平米的房子由刘强居住,这是不是意味着房子就是刘强的?

答:根据《物权法》的规定,不动产的权属以不动产的登记为准,虽然这个房子是拆迁安置房,没有领取不动产登记证,但是在拆迁安置的时候,有一个安置表,房产是属于已经去世的刘伟的,那么刘伟和刘强之间,虽然有个口头的协议,但是没有什么其他的相关证据来证明其中的内容,即便这个房子一直由刘强在居住,但是不能改变这个房产的物权的归属。因此,这套房产应该被确认为刘伟的财产。

问题二:刘伟去世了,他的直系亲属只剩下刘英和刘强还活着,那刘英对于这套房产有继承权吗?

根据《继承法》的规定,继承分第一顺位和第二顺位,第一顺位是指配偶、父母和子女,第二顺位是指兄弟姐妹、祖父母和外祖父母。那么从这个案子来讲,第一顺位的配偶、父母、子女均不存在,所以只能按照第二顺位兄弟姐妹来继承,也就是说,兄弟姐妹都是继承人,所以刘英也是继承人,他们的继承份额应该是一人一半,各占二分之一。

问题三:刘英担心现在刘强已经再婚,房产要是给了刘强,刘强百年之后,房产就会是刘强继子的,对于这一点,法律上是如何规定的?

答:根据《婚姻法》的规定,继父母对继子女来进行的教育、抚养,继子女所享受的权利,同亲生子女是一样的,那么这有一个前提就是,在继子女尚未成年的时候,就要与继父母共同生活,继父母对其进行了抚养。那么在这个前提之下,如果刘强去世了之后,那么他的继子女是属于第一顺位的继承人。

但如果说,继子女在与刘强生活之前已经成年,并且刘强并没有对他进行什么抚养、教育,并没有承担这样的一个义务,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他就不是法律上所认定的享有继承权的继子女。

刘英和刘强互不相让,最终闹到了法院。法院认为,这是家庭内部矛盾,应先组织他们调解。

调解这起纠纷的人民调解员,叫翟国富,他已经是第三次通过“江苏微解纷”平台,对这起继承纠纷进行线上调解了。起初,翟国富刚接手这起纠纷时,刘英怎么都不肯让步。后来,翟国富经过多番沟通,终于发现了刘英的心结。

多少年后这套房子还是会留给老三刘强的继子,那么这套房子就彻底不姓“刘”了。在刘英看来,这套房子也是当年出车祸的弟弟刘俊,留给这个家唯一的念想。得知这样的情况,翟国富就顺势打出“亲情牌”,多次劝说刘英:“到底是房子重要,还是手足重要?现在还在世的,也就只有你们姐弟俩了,如果再因一套房子反目,这世上还能有让你牵挂的人吗?”刘英想通了这一点,调解就不难做了。

(调解现场)原告代理律师 闫钧:原被告今天是想达成一个协议,那么被告刘英她放弃遗产份额。

在现实生活中,类似因为财产纠纷而兄弟阋墙、亲戚反目的案例屡见不鲜。在金钱面前,亲情竟如此不堪一击。其实啊,钱没有了,可以去挣,但亲情与友爱一旦失去,往往就再难挽回。亲人之间交往相处,千万不要被金钱绑架,懂得取舍之道,这样才能问心无愧!

健康生活SPA,赋予你更美丽,体验休闲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