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有时候需要顿悟,为什么拍,就是要调动起
2020-04-20 

直觉思维是摄影艺术的主要思维方式,这首先是由摄影的本体特质所决定的。让我们先来观照一下摄影拍摄和艺术创作时的心理(思维)过程。这个过程可分为:为什么拍(动机和动力)、拍什么(题材、对象)、怎样拍(表现手法)等阶段。

摄影家对视觉造型因素,必须有敏锐的感觉和强烈的知觉,能看到一般人看不到的光影色彩,能发现一般人发现不了的场景气氛和构图,以及能观察到一般人观察不到的景物的个性特征。我以为,首先要解决好为什么拍的心理因素,即个人独特的、鲜明的、创新的审美思维和审美激动。

法国摄影家卡蒂埃·布勒松说得好:“摄影是多么困难,可它又是多么容易…假如没有激情,没有震动,如果你没有什么感受,就没有好的效果。”为什么拍,就是要调动起拍摄欲望和审美激情,就即将去的不熟悉的地方和拍摄内容预测能否拍到好片子,即使是熟悉的或者已策划好的明确了拍摄计划与目的,也不能断定一定成功,这个预测想象主要就是直觉感。

“所谓‘摄影瞬间的直觉判断力’,其实就是技艺娴熟的摄影师在感受与表达方面获得充分摄影视觉经验的基础上,对创作效果的预见能力。”当审美创造性思维启动以后,伴随着它的是如何选择和发现审美对象,即面临拍什么的问题。有的摄影者尽管创作欲望强烈,也很冲动,但就是拍不到同样让欣赏者也激动叫好的佳作,究其原因是多方面的。从心理因素说,就是缺乏细心的观察和独到的发现,或者说缺少敏锐的直觉判断力。心理学认为,观察是一种有目的、有计划、有选择的知觉。

知觉,尤其是视知觉是整个创作过程中最活跃的心理因素。摄影艺术在某种意义上说是选择的艺术,对审美对象积极的选择就意味着充分调动视觉形象思维,发挥审美主体意识创造作品的意境。

从整体上说,视觉思维能力的强弱对如何选择和观察发现审美对象、触发直觉判断起到关键作用。当进入怎样拍的阶段,要琢磨和调节有关的技术手段和表现方法。在影友的交流中,有时会看到一个很好的题材和有意思的细节,而在作品里被表现得很一般—既没有较强的视觉冲击力,也缺少意味隽永的意境。

这其实是没有解决好怎样拍的问题,怎样拍也就是琢磨和调节有关的技术手段和表现方法,这看起来是个技术技巧的问题,从根本上说还是一个直觉思维的问题。

当然,以上这三个阶段是一个完整连续的、有时是很短暂的过程,直觉思维的发生是一种自觉与不自觉的行为,是一种即时出现瞬间领悟的心理感觉。

按照视觉思维的一般规律,拍摄者所感知的拍摄对象(被确定拍摄的)是唯一的又是整体的。唯一的就意味着选择,整体的就决定了视知觉不可能是从个别到一般的,而是对有意义的整体结构的把握,这就要求思维必定是整体直观把握,依靠存储经验对照而直接领悟。

摄影媒介(照相机)的物理性能,如光学影像的真实和快门曝光时间的短瞬,规定了摄影的纪实(真实再现)和瞬间的基本特性,这就意味着摄影者的拍摄,必定是一种以拍摄对象总是在现场出现和刹那间呈现的即时活动,从而使得拍摄者不可能像画家那样在画布上任意取舍、自由挥洒而必须即时作出识别判断。

上述这个思维过程包含了两个方面方面,感知到的拍摄对象,由于在知觉范围内已经渗入了理性的成分,包括拍摄者本人的尽可能的所有思维品质心理,不再是原始的粗糙的雏形,它“携带理性因素,席卷主体情绪,向着直觉中的目标,光涌向前”,这就是摄影直觉思维的内化动态(内隐作用)。

照相机本身是一个科技产物,复杂而精密的物理化学结构和程序,使得拍摄者必须掌握一定的技术,以便隹确真实地再现感知对象。怎样构图、怎样曝光、怎样变换角度、怎样调节影调色彩等一系列技术、艺术技巧处理,也主要靠直觉来控制,这就是摄影直觉思维的外化动态(外显状态)。

将直觉思维的内外化动态结合起来的主要拍摄方法就是抓拍。抓拍是直觉的,直觉是抓拍的灵魂。面对转瞬即逝的瞬间,一切理性、逻辑的分析和精细、复杂的技术操作都显得多余和不可能。即使在风光、静物、肖像等相对静态的摄影中,直接领悟和速表现往往也是同时进行的。

所谓“决定性瞬间”的理论体现了摄影的本质特性,如何发现把握决定性瞬间,与其说是一般的摄影技术问题,不如说是根本的思维艺术问题。直觉就是摄影思维的最高艺术。在主观性较强,强调主体意识,发挥创造性想象的,如现代派摄影、观念摄影或创意摄影等另一类摄影中,直觉思维显得尤其重要。

直觉思维的无意识性,不是生理本能再现,而是理性渗透的结果。强调直觉并不意味着排斥理性,而恰恰肯定了直觉之所以能把握事物的本质,是理性通过直觉潜在地发挥了作用。直觉是萌发创意灵感的基本内在动力。

直觉思维使拍摄者处于一种非自觉、非理性的状态,这只是一种表面状态,犹如武侠打醉拳“身醉心不醉”。其实,自觉不自觉地运用直觉思维是在充分发挥人的左脑(创造想象)和右脑(直觉思维)的优势,产生左右脑“比翼齐飞”的威力,因为“创造想象”和“直觉思维”是艺术家们赖以产生创作灵感的两只翅膀。捕捉到的影像是视觉思维的结晶,更符合摄影艺术的本质。

那种概念化、模式化、图解化的摄影创作和影像之所以会出现甚至泛滥,正是没有认识、学会和运用直觉思维的表现。直觉思维的能力不是端起照相机就自然生成的,而有个长期实践、磨炼的过程。

抽象(逻辑)思维可以运用刚学到的知识和方法来进行,直觉思维则不然,例如初学者不可能一拿起照相机,就能凭直觉迅速调控曝光等。直觉思维要求一种异常敏锐的直觉眼力,这种眼力是由各种力(物理力、生理力以及理智力、感受力、意志力等)的相互作用所产生的一种“合力”,还要靠摄影活动和训练中的感性积累—形象图式积累、情感体验积累、知识经验积累。有的摄影者之所以更新了观念也自觉运用直觉思维进行创作,但还是难以奏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这种新的实践不够,积累不多,没有形成“质”的变化—生成或提高直觉能力。

话说回来,直觉并不是超人和艺术家才有的特质,每个人都存在着直觉开发的巨大潜力。直觉思维是摄影艺术创作和拍摄活动的主要思维方式,学习摄影将能有效地开发、培养直觉思维的能力,而学好摄影的根本途径就在于这种思维方式的训练与提高。

健康生活SPA,赋予你更美丽,体验休闲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