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在公益之海翻起浪花
2020-05-15 

“人生最大的财富莫过于少年时的苦难,最大的祸患莫过于莫名其妙地继承了一笔遗产。”

何道峰先生作为“为网课困难学子送平板电脑”公益活动的捐赠人,借耐卡基的话,表达了他对少年苦难的理解。“苦难将激发奋斗的决心,也容易产生同理心,如果用正确、及时的价值观与信仰引导少年,现有的困苦都将是日后的财富。”

“原生家庭”这个话题经常被挂在现代人嘴边,它对一个人造成的影响往往是终生伴随的。自古至今,阶层固化让很多人的人生,仿佛一出生就看到了终点。古有“弱智皇帝”晋惠帝面对灾民饿死事件说出“何不食肉糜”,今有王思聪在网上惊呼“都9012年了,竟然还有没出过国的人”。阶层固化,是原生家庭处于社会食物链底端的人们,永远无法释怀的痛。

但是也有一群在不幸中遇到万幸的寒门“后浪”。他们或许是因为自身努力和优秀,或许因为某次偶然机遇,甚至只是因为独特的长相,被公益组织或明星“发掘”到,自此人生被改写。但是在公益扶持下的“后浪”们,人生真的就此“开挂”了吗?今天我们就来盘点一下近年来互联网上出现的在公益扶持下改写命运的农门“后浪”们,看看他们在命运转折点之后都经历了什么。

你或许听到这个名字会感觉陌生,但是你一定见过希望工程当年贴出的这张名为“我要读书”的宣传照片。照片中的女孩,一双直视前方的大眼睛里,装满了纯真而热切的求知渴望,她澄澈的眼神和寒酸的衣着环境对比,形成巨大的视觉冲击力,使整个照片震撼人心。

这张照片摄于28年前安徽省金寨县一个偏僻山村,当时年仅8岁的她正和同学们在简陋的教室上课。一位到农村调查教育情况的记者为她拍下了这张照片,取名“我要读书”,而后发表。很快这张照片被国内各大媒体竞相转载,成为中国希望工程标志,也彻底改变了照片中大眼睛女孩苏丽娟的命运。

当时拍摄照片时,她因为家庭无力承担上学的开支,面临失学的困境。全国各地很多人在看到照片后纷纷表示愿意资助她完成学业。而苏明娟也只是接受了一部分人的捐助。

后来其他人再要捐助她的时候,她和家人都婉言谢绝:“我们收到的资助已经够了,应该把善款留给其他有需要的人。”而后她进入大学后,像所有家境不富裕的学生一样靠勤工俭学自己赚生活费,在有能力承担自己的学费后还将自己的助学金申请转给了其他有需要的人。

2005年,她考入工行安徽省分行,她把自己第一笔工资全部捐给了希望工程,而且每年都坚持捐款。而后她以中国希望工程慈善大使的身份始终为慈善事业进行各种宣传,后来她还设立了助学基金,目前以大学贫困生为主要捐助对象。如今,她已经成为安徽省团省委副书记,利用共青团平台,她致力于让更多青年人投身公益事业。对于她自己的经历,她坦言“我肯定是幸运的”。正因如此,她时刻心怀使命感,尽自己所能回馈社会,帮助和她当年一样需要帮助的人。

李海娟是接受弘慧教育基金会资助的一名优秀学子,目前就读于英国谢菲尔德大学。看过她的履历的人都会惊叹于她的优异,然而她自己在生活中却因为出身和曾经的贫穷记忆始终饱受自卑的折磨。

她曾在一篇自述文中这样描写自己:“我之前觉得自己可以做到不卑不亢,在大多数的时候都可以充满自信地面对挑战。但是有时候会隐隐有点讨厌自己强势的性格,甚至觉得只有我努力且取得成绩的时候我才会接受我自己。不喜欢小时候的记忆,也不喜欢自己总是对人性持着悲观的态度。”

贫困的早年生活让她太早就承担了那个年纪的孩子不应承担的物质和精神负担,也让她看透了太多因为贫穷而变得扭曲的人性。这造成了她在日后的生活中的“慕强”心态,认为想超越眼前的绝望,惟有变得更“强”。

想要摆脱原生家庭的烙印带给自己的自卑感和“异类感”,惟有不断增加自己的能力和成绩来维持自己脆弱的自尊心。

这样的结果就如她所说,凡事她过于注重结果和“荣耀”,为此她精疲力尽、马不停蹄,但她总是得不到真正的快乐,因为如她所说她“并没有从内心认可自己”。

最终她认识到真正的自我认同,是接受自己的一切,包括优点和缺点,现在与过去,并且在任何状态下,都能坦然的与周围相处。最终,她花了人生的四分之一,才与自己,与自己的过去“和解”。

那些她无法释怀的事,一半带给她荣耀,一半带给她忧多于乐的心态。好在,她最终找到了自己的平衡点,终究还是凭借自己成为了自己想成为的人。这一半靠努力,一半靠“释然”。

演员孙俪曾在2002年就资助过一名高中生。当时,20岁的孙俪,事业处于起步阶段,得知比自己小一岁的贫困学生向海清面临辍学困境,表示愿意资助向海清。

收到第一笔捐款时,向海清感动地哭了,他给孙俪的妈妈写了封感谢信,也收到了回信。后来,孙俪也给向海清打过电话,还给他邮寄了辅导资料。向海清高考落榜后,孙俪鼓励他再试一次。当向海清考上大学时,孙俪母女很高兴,亲自接站,这时,向海清才知道资助自己的是个明星。

等向海清上了大学后,他申请了助学金,孙俪便不再资助他了。可后来,事情的发展竟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有记者找到向海清,让他写一份资料,把他跟孙俪母女的交往及交恶细节,向海清便写了6000多字的长信,但要求记者不要对外发布。可记者却发在了个人博客上,引起了网友们的注意。那封洋洋洒洒的信,看似表述感恩,但却将孙俪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向海清在信中说,大学期间,他当了学生会干部,因此产生了高额的通讯费用,于是向孙俪母女索要捐款,孙俪母亲建议其辞去学生会职务,他并没有同意,而后又以需要注射乙肝疫苗为由向孙俪母女索要钱财,最终孙俪母女并没有同意并且说了气话,伤害了向海清的自尊。

这件事的曝光,也对孙俪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很多人站在了她这一边,认为不守信用的记者需要承担一定的责任,而向海清也有依赖心过重和虚荣的倾向。以“哭穷”为由对对方进行道德绑架,将对方推向不利的境地,无论如何都是不仁不义。

最后,向海清落了个“白眼狼”的代名词,身边不少亲戚、朋友因此与他断绝来往,他的求职之路也屡屡碰壁。

很多女性在今天都喜欢称马云为“马爸爸”,可也许你不知道,马云还真的有一个干儿子。他叫范小勤,因为长相酷似马云而被网友追捧,火遍各个小视频平台。相信大家在刷小视频的时候就已经看到过他。

他其实出身于农村一户贫困家庭,因为贫穷,范小勤和他哥哥从来没有上过学。父亲年轻时因蛇咬被迫截肢而成残疾,母亲从小患小儿麻痹症,又不幸被牛戳瞎一只眼睛。奶奶83岁患老年痴呆症。全家五口人只靠59岁的父亲支撑这个贫困的家庭。

后来同村人发现范小勤长得很像阿里巴巴总裁马云,便把他的照片贴到网络上,受到广泛关注,迅速火爆网络各大平台。

现在,人们从全国各地涌向“小马云”的家乡:有人捐款捐物献出自己的爱心;有人专门跑来做网络直播,想借机把自己炒成网红;有商家希望借助“小马云”的名气,蹭热点开展商业活动;有公司自称是公益志愿者,要带“小马云”去大城市募捐。甚至后来马云本人得知此事,也答应资助小马云上学,直到他大学毕业。

面对突如其来的诱惑,“小马云”的亲生父亲说:“我不管是什么人,只要对我有好处,(让儿子)做什么我都答应。对我没好处的,我就拒绝。”

他只注意到了能不能给他自身带来经济利益,却没有关注过儿子未来的发展问题。他开始默许各种网红带着“小马云”登上各类小视频、直播平台,整日在网络上靠着一张酷似马云的脸“捞金”,却没有用资助者们的善款努力充实自身,恢复学业或者学习一门技能。

最终,“小马云”的热度逐渐降低,关注度大不如前,原来的公司将其解聘,让他回到了原来生活的地方。而据说,后来,早已过了上学年龄的范小勤才刚刚开始上一年级。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不知大梦初醒后,面对范小勤学业被耽误、又毫无生存技能、网红价值也早已不在的情况,他的父母是否会因为自己当初的决定后悔呢?

回到文初的那句话,“人生最大的财富莫过于少年时的苦难,最大的祸患莫过于莫名其妙继承了一笔遗产”,“苦难将激发奋斗的决心,也容易产生同理心,如果用正确、及时的价值观与信仰引导少年,现有的困苦都将是日后的财富。”

一笔“突如其来”的遗产未必会毁了一个人,苦难如果没有被正确看待也只能是苦难。财富其实不是洪水猛兽也未必是救命良药,它只是让人性被进一步放大了。在金钱与名望面前,有的人露出了獠牙,有的人试图与过去一刀两断,有的人将它只是视为实现梦想的阶梯,而后再将来自社会的善意传递下去,让更多需要的人得到帮助。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健康生活SPA,赋予你更美丽,体验休闲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