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王者荣耀》学历史,也没什么不好
2020-06-26 

熟悉我的将粉都知道,我最近做了王者荣耀的项目指导,为他们七月份即将上线的“三分之地”版本进行游戏架构及内容分析,另外还有就是历史文化点的策划。从二月份到现在,我们专家团每周开会,提供了8期总共200多页的周报,从三国的文化内核、历史人物特点、风土人情、服饰风俗耐着建筑特色,对三分之地世界观的方方面面提供文化考据与细节补充。项目即将上线,然而,我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原来,就在前几天王者荣耀官宣了我们专家团队后,我最尊敬的历史地理学泰斗葛剑雄老师遭遇了微博的网暴,具体情况我就不多说了,你们可以随便度娘一下,很多媒体都有报道。

总之,我和葛剑雄老师的观点是一致的。游戏虽然被诸多所谓“正道人士”所诟病所排斥,但归根结底,它跟书籍影视动漫一样,都只是一种文化与价值观的载体而已,只是表达方式不同罢了。你追一晚上的剧,跟打一晚上的游戏,有什么区别,为什么要排斥?但他们不管,他们自己不负起监管、引导孩子的责任,却批评是游戏让孩子堕落,还上纲上线,谴责游戏随意篡改历史,颠覆历史观念,毒害青少年。更有家长大声疾呼要求禁止,否则他们的孩子将不了解真实历史。

既然说到历史,作为一个沉迷于中国古代战争史十余年的研究者,我就来跟大家好好聊聊历史。

中国的史书,至迟自西周起,就有太史记载国家大事,但流传下来的最早的史书,应该是孔子编录的鲁国国史《春秋》。为什么独独《春秋》能流传下来呢?一则是夫子弟子众多,传承有序;二则就是因为《春秋》承载了当时那个时代正确的价值观与历史观,正所谓“孔子成《春秋》,而乱臣贼子惧”(注1)。一部伟大的作品,必然代表着当时最先进的价值观与历史观,这应该是毋庸置疑的问题。

当然,《春秋》也有它的问题,那就是记载太简略了,很多影响深远的天下大事,竟然只有一句话而已。所以该书记载了两百四十多年的历史,流传下来的版本只有一万六千多字,而这种简略枯燥的大道理,注定只能在上层精英中流传,根本无法普及到大众。比如关羽身为一方封疆大吏,读个《春秋》却要被大夸特夸,原因就在这里。

司马迁认识到,写历史就是写人性,写人性就是写人心,只有深入到历史人物的内心世界,才能真正把握历史的脉动。于是,司马迁改变了从前编年体的历史写作方法,改用纪传体的方法,专注到每个历史人物身上,来展现有温度、有人性、有故事的历史。司马迁的这种方法产生奇效,不仅使得50多万字的《史记》在一个竹简时代得以流传,而且影响到中国日后大部分的史书,都写成了纪传体。

要知道,当时中国还未发明纸张,大家必须用竹简写字,而中国在先秦时代用的文字还是大篆,笔画超多,且多弯曲,写起来相当麻烦,就算到了汉代用的古隶,仍然比现在的简体字复杂很多倍,一片竹简也写不了几个字,而一卷竹简大概由十几片竹片穿绳而成,算起来也最多不过承载三四百字罢了。所以我们现代人带书出门,一个小书包足矣,而古人得用牛车拉,一大车也就百来卷竹简几万字罢了。所谓成语“学富五车”,就是源自庄子的好朋友、魏国国相惠施的故事,据说他平常要带五车竹简出门以便阅读(注2)。还有秦始皇批奏折,每天得批120斤,所以他出巡的时候,得有几十辆车专门给他运文件。这样算起来,《史记》五十多万字,得装满一个房子不止,这么大的体量能流传到现在,更说明《史记》之伟大。司马迁能做到这一点,不仅因为他把握了正确的价值观与历史观,而且把握住了人性这个最重要的东西。

历史的最终目标,还是要照进现实。而每个时代,每个地区的经济、文化、意识形态都有区别,但无论怎样,人性是相通的,或者说,大家对生命的热爱,对他人的尊重,对弱者的同情,对公平与正义以及对未来更美好世界的渴望,这些东西是相通的。所以,司马迁其实很爱讲故事,但没有人说他不尊重历史,像《赵氏孤儿》这种明显有悖于《左传》,几乎可以肯定不是史实的东西(注3),也能流传千古,也能流传中外,成为中国历史与中华精神文化的璀璨瑰宝,因为它宣扬的价值观是正确的,不仅正确,而且令人感动,甚至让人得到了精神的洗礼与升华。至于它的真伪,这是少数历史研究者的事情,与普罗大众没有太大的关系。

说到底,谁能保证自己学到的历史就是完全无误的史实。我的前一篇文章,就讨论了关于三国时代的“秽史”问题,这种东西是完全无法避免的,只能靠大家用逻辑分析能力自己去甄别。而这需要长期的历史学习与史观培养,绝非一朝一夕可以速成。

总之,一个连玩游戏都能被带偏的人,你让他去看正史,他依然会被带偏,所以,问题的根源根本不在游戏,而在于家长学校对青少年正确的引导与教育,你把责任甩锅给一个游戏,真是莫名其妙,不知所谓。

所以我觉得,现在小孩子通过游戏来学历史,也没什么不好。不同的时代,对于历史文化有不同的多元的表达,从前是评书小说,如今是影视动漫还有游戏,归根结底,没什么区别。我小时候,也是最早接触了《三国演义》,才爱上了三国历史;后来又接触了《水浒传》《说岳》和《三侠五义》,又想去了解宋朝历史;再大一点看《隋唐演义》《镜花缘》《大明英烈传》《东周列国志》甚至《鹿鼎记》等各种与历史相关的小说,每读到某个我喜欢的英雄人物,我都会想去看正史来了解他们的事迹。就算是现在,我仍会因为看了《权力的游戏》很喜欢,就会去研究一下英国玫瑰战争与金雀花王朝的历史,没有任何功利性,纯粹就是感兴趣,想了解。我相信你们大家很多人应该都有和我类似的经历。在成都时我跟葛剑雄葛老聊天时,他说他小时候也喜欢看闲书,当时,在租书摊上随便看只要五分钱,可借回家看就要一毛,所以他成天泡在书摊上。虽然葛教授和我相差快四十岁,但我们小时候的经历倒是出奇类似,如果没有那段经历,也许就没有我们毕生对文史事业的热爱与缘分。

现在很多人仍固有观念地认为玩游戏是玩物丧志,其实我们小时候整夜整夜地看闲书不做作业,也被家长打骂说是玩物丧志,到最后也没走歪啊!现在很多家长不希望孩子玩游戏希望他们多看点书,但没办法,大环境已经不一样了,没必要苛求这个。我和天美工作室一些年轻的游戏策划们聊天,发现其中有好几个小伙伴就是小时候从一些二次元了解并最终热爱上历史文化的,他们大多是清北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爱游戏爱动漫爱得不行,这耽误他们的学习、工作和事业了吗?显然没有。

事实上,用游戏进入历史,其实国外早就开始做了,刺客信条系列、欧陆风云系列、全面战争系列都是对历史的重新演绎,很多人接触到这些游戏后,自然而然就会探寻游戏背后的历史内容。《王者荣耀》这次请葛老还有我们这些文史专家参与王者的设计与策划,就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其实在与天美工作室几个月的接触中,我觉得这个团队虽然很优秀,但总是战战兢兢的,生怕又有人说他们篡改历史(事实上我的头衔本来是历史指导,后来很快改成了项目指导,生怕出问题),现在,有葛教授这样的学术权威坐镇,为他们在价值观与历史观上把把关,这不是很好的一件事情吗?

现在,确实有一些影视剧与游戏粗制滥造,胡乱改编历史,令人反感。这些作品最大的问题在于,他们不尊重历史,不尊重历史人物,他们的价值观与历史观是有问题的。而总的态度出现了问题,最后做出来的东西当然不能看。比如现在迟迟未能播出的张若昀版电视剧《霍去病》,其中霍去病竟然和匈奴王子亦敌亦友,最后还成了情敌,为了女主争风吃醋,甚至还有霍去病被匈奴俘虏并被女主所救的情节,这在整个价值观与历史观上就出了问题,所以被网友诸多诟病,诸多投诉,就一点儿也不冤枉。而前几年热播的一部电视剧《军师联盟》本来口碑挺好,但后来却直线下降,也是因为价值观出了问题,在这部剧的后半部分中,主创人员为了突出司马懿,竟然采取了贬低诸葛亮的方法,这就过分了。是,司马懿是很厉害,但有必要为了衬托司马懿去贬低诸葛亮吗?这种不尊重历史人物的,当然是所有历史爱好者与研究者无法接受的。

所以,无论是一部小说,一部影视剧还是游戏作品,看它是胡乱篡改历史还是精彩演绎历史,首先就看他在价值观历史观方面有没有问题;其次就是看它在整个故事情节与人物行为动机上能不能做到逻辑自洽,你的情节必须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没有意料之外,就无法吸引观众与玩家,但没有情理之中,那就会让人觉得狗血而无法接受;第三就是要呈现历史的时代风貌与历史人物的精神内核,你故事可以编,感情戏可以加,但时代风貌与精神内核最好还是能够尽量还原;第四就是在服化道以及风土人情等细节方面,如果能有历史原型,那就更好了。总体来说,第一第二点是基本要求,第三第四点则是更高层次的要求,若能做到那就完美了。

回到《王者荣耀》,他们在这四点上一开始可能做得并不够好,但至少在构建世界观与价值观方面,他们是没有问题的。《王者荣耀》的背景故事已经说得很清楚了,王者世界并非真实的历史,而是个架空的大陆,是人类在未来毁灭之后,开启“逃逸计划”,建造方舟携带小型地球生态逃亡到宇宙之中,然后等待地球生态恢复,可供人类生存后,再由女娲等超级人工智能AI重启造人,延续文明。而王者世界中的英雄,也是一种高科技的复杂产物,与中国历史上的英雄人物,似是而非,似非而是。具体来说,就是女娲将方舟核心电脑中存储的海量英雄信息,包括史料、诗歌、传说、文献等资料加工组合成为英雄意识碎片,然后将其注入新人类的胚胎之中,使其在成长过程中不断觉醒,换句话说,就是意识碎片会陆续被激活,从而继承远古英雄的知识与意志,并与其他英雄形成出生前的羁绊。这种机制,被称为英雄的复现。

明白了这个设定,我们大概就可以了解王者英雄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了,他们与历史人物的长相、经历、处境甚至性别都可能不同,但是,他们的精神内核是相通的。比如李白再怎么变,他还是那个挥洒灵性的诗酒剑客谪仙人;诸葛亮再怎么变,他也是那个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天才军师;绝对不可能混掉。就算是一些不重要的历史人物,也只是做一些性格上的微调,不会动他的基本立场与价值观。这就是尊重历史,尊重历史人物的精神内核,这个价值观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家长要做的,一是要控制未成年人的游戏时间,防止他们沉迷,其实《王者荣耀》最近已经做了人脸识别,未成年人的游戏时间每天限制只有1.5小时,而且晚十点到早八点是不能上线的(太好了,我的段位终于能冲上去了);第二是要做适当的引导,告诉孩子游戏里的人物毕竟只是娱乐,想要真正了解这个英雄在历史中的事迹,还是要去看正史或历史教科书。我小时候看《三国演义》也觉得诸葛亮就是个神奇的道士,但去看了正史后很快就扭转了观念,这有什么问题,难道要因为罗贯中改编了历史就把《三国演义》一禁了之吗?你干脆,把中国所有的文创产业全给禁了,最好把不是正史的小说也全给焚了,最后让英国的《三国全面战争》和日本的《光荣三国志》来影响我们孩子的史观,这样就好吗?国家现在如此重视电竞产业与文化输出,《王者荣耀》这样的国民游戏责任重大,所以他们才会请我们这些文史专家来与他们合作共建王者IP,力图在第三第四点上做得更好,更扎实地构造一个具有文化内核的游戏世界。不要让我们孩子的思想被那些外国的,宣扬他们文化价值的产品所占领,这才是正理。

注1:见《孟子 滕文公下》注2:所以先秦典籍普遍字数不多,如《道德经》只有五千言,《论语》只有一万一千多字,《孙子兵法》只有六千多字,《诗经》《楚辞》《孟子》多些,但也只有三万多字。注3:这也没办法,当年秦始皇焚书坑儒,将诸子百家与六国史书全部烧毁,造成巨大文化损失。诸子百家好些,因为这些书流传广泛,民间多有收藏,藏不住,大不了咬咬牙背下来!可史书就难办了,山东六国的历史记录,基本上就是各国档案馆里独一份,一烧,就没了,只有秦国的史书《秦纪》留了下来,成为司马迁写《史记》的主要材料。可《秦纪》主要还是讲跟秦国有关的历史,跟秦国无关的六国史,那就太简略了。怎么办呢?司马迁的办法是,从诸子百家的一些记载,还有游士们写的纵横家演讲稿汇编,并搜集一些民间传说去补充。纵横家书固然很多张冠李戴,民间传说也是可信度有限,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司马迁只能这么做,至少,这都是民间广泛流传的说法,肯定不是空穴来风,多少有些群众基础吧。

最后说点轻松的吧。二月份刚被邀请做王者荣耀项目指导时我才刚开始玩王者荣耀,首先把一百多个英雄全玩了一遍,然后把十八位三国英雄熟悉度玩到资深(除了马超,马超太难玩),然后开始打排位,在此感谢一下天美的玩法策划浩苏,带我从钻石上到了星耀,我感觉这也并不耽误我的工作与写书啊,而且也花不了啥钱,无非就是充几十块钱买个皮肤,其实不买皮肤也照样玩,感觉这比什么娱乐都省钱。到现在,我仍每天睡前都会习惯玩上一两局,项羽和庄周是我的本命英雄,做好辅助、保护好射手是我的天职,有空一起开黑哈!

健康生活SPA,赋予你更美丽,体验休闲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