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名将说白起,顶级“名将”的真正作用是“
2020-07-16 

讨论的背景:军事只是政治的延续,如果政治层面的诸多优势已经足以保证胜利属于己方,那么,无论谁来指挥打仗显然最终都能打赢,这个时候有没有顶级名将又有什么区别?

比如,“gmd政治上的失败是必然的,军事上的失败则是偶然的”,如果我们真正认可这句话,那“彭林刘徐粟”五虎将的存在有何价值?

又比如,秦国在商鞅变法后,整个国家已经变成以耕战为中心的庞大战争机器,长此以往,秦国必然一统六合,那么王翦尤其是白起这些“战国名将”还能说是不可或缺么?

实际上,名将当然有巨大价值,有他没他也大有区别,其中最大的区别便是战争效率,即战争持续时间。如果没有名将尤其是顶级名将,战争可能会持续更长时间,从而不仅给最终胜负带来更多变数,也会加重战争对于世人所造成的灾难。

拿粟裕来举例,1948年春夏,tg方面围绕“华野渡江”产生了战略分歧,尤其是毛,他认定这是改变中原战局、最终击败gmd的必然举措,然而粟裕两次“斗胆直陈”,力主在中原地区同gmd军队战略决战,这才有了接下来的豫东、济南和淮海三大战役,仅仅半年时间就天下大定。

如果没有粟裕(的坚持),几乎可以肯定,接下来的豫东济南战役不会出现,淮海战役乃至三大战役更无从说起,而一旦战略决战上演不了,消灭几百万gmd军队就只能靠零敲碎打,就算最终能够打赢,也真不知道要到何年何月。

因此,无论官方还是民间,对于粟裕的这一贡献几乎没有争议:“加速了解放战争胜利的历史进程。”最终可以打胜,同多长时间可以打胜,显然是不可混淆的两种问题,付出的代价更不可同日而语。

粟裕的坚持同样证明了一个客观军事规律:战略决战即大规模主力会战,全部、干净、彻底地消灭敌方军队,才是提升战略效率、缩短战争时间的最佳手段。

关于这一点,有个显著的例证。曹操平定关中时,西凉各地的军队越聚越多,曹操反而越高兴,因为敌军聚集,正是一战歼之的良机,比起一个个去征伐,效率当然要高很多。(《三国志武帝纪》:始,贼每一部到,公辄有喜色。贼破之后,诸将问其故。公答曰:关中长远,若贼各依险阻,征之,不一二年不可定也。今皆来集,其觽虽多,莫相归服,军无适主,一举可灭,为功差易,吾是以喜。)

所以,名将尤其是顶级名将、“战神”一类的存在,他们的真正作用是发挥他们的军事天才,打出别人打不出甚至不敢打的战略决战,实现最高的战争效率,从而“加速战争乃至历史的进程”!

我们都知道,战国时代存在“战国七雄”,如果六合一统是必然趋势,那么某一个国家削弱、打服、消灭其它六国就是必须要完成的历史任务。

而削弱、消灭一个国家,最直接有效的做法是消灭其赖以为生的“命根子”、“枪杆子”即军队的存在。越快越高效的实现这一任务,便是对于“一统”进程的越大加速。

前293年,白起指挥“伊阙之战”,将24万韩魏军队一举歼灭,其中大多数应为韩国军队。而韩国正是在这一战中遭受重创,从此打了70年酱油。

前279-前278年,白起指挥“鄢郢之战”,具体的歼敌数字我们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楚国的主力部队几乎被全歼,否则楚国也不会迁都避让。

前260年长平之战,白起一战歼灭赵国45万大军,彻底重创赵国,也搬开了秦国东出、六合一统的最后一块绊脚石。

从上可见,“战国六雄”中,除了齐国和燕国,都是被白起真正“重创”的,而他不打则已,一打就是我们所说的战略决战和大歼灭战,给与对方国家以毁灭性的打击,不仅军队尽灭甚至“青壮尽毁”,战争效率之高,放诸中国军事史都是空前绝后。

虽然是秦始皇真正实现“六合一统”,但后世普遍认为秦昭襄王时代就已奠定一统的根基,其原因便在于白起这一“战神”的贡献,在他三十多年的军事生涯中,不仅重创各国,也实质打服了天下,让“六合一统”成为天下公认、不可逆转的大趋势。

我们可以想象,如果没有白起,秦国或许也能打赢六国,但是只要不是主力战略决战,秦国的战史势必将要消耗更长的时间。也就是说,战国时代原本有可能持续更长的历史阶段,因为白起的存在,这一历史进程被大大加速了。

讽刺的是,后世只看到了白起的“屠杀”之众,谴责他200万(战国时期总战死人数)中杀了100万,却没有看到他的贡献或者说无奈。

毕竟,“不战而屈人之兵”这种事,自从“军礼制度”消失以后,就已经成为只存留于想象中的“情怀”。试问,自战国时代以后,真正的“不战而屈人之兵”出现过几次?绝大多数势力都是被打输都不甘愿认输的,指望他们战前就不战而降,纯属幼稚。

战国时代更是如此,就算一统是必然趋势,各国国君、高层贵族也都认为应由本国来实现统一,如果是“被统”,他们只会抗争到底,绝不会轻易退出历史舞台。

对此,只有军事战争这一唯一解决途径,而军队便是各国最终资本,不消灭其军队,就无从谈灭国和一统,这是历史规律的残酷性决定的。

而我们更应该看到的是,这一“混战”局面所造成的危害尤其是对底层百姓的危害是异常巨大的,据不完全统计,200多年战国史便发生过230次战争,从我之前的系列文章也可以看出,整个战国几乎是无年不战,而且多数一开战就是“世界大战”,天下根本没有和平之地可言。

如果说战死战场是军人无法避免甚至觉得荣耀的结局,那么老百姓不该承担这一切。毕竟,一统只是上层贵族的权力游戏,无论是谁胜出,对于老百姓来说没有实质区别,老百姓只希望这一局面可以尽快结束。

所以,我们不能只看到白起“屠杀”的负面意义,也要看到个中的正面意义,那是属于历史的残酷和无奈。

而且,白起只是迎合了秦国“军功爵”制度,他也不过是这个体制下的一个组成或棋子而已,当时也没有“杀俘不祥”的舆论观念,他的做法属于历史局限性,谴责白起并没有实际意义,只能告诫来者。

以上。其实“战神”“加速历史进程”几乎是个普遍规律,比如后世实现一统中国所花费的时间,西汉因为韩信的存在只花了三四年,与之可以比拟的只有李靖(加上李世民吧)之于大唐,粟裕之于本朝。这是实现一统最高的战争效率(至少三年),而恰恰是在这几个时代中,冒出了中国真正公认的几位顶级战神——韩白李粟。

换言之,谁花的时间更少,谁的效率就更高,“军事才能”也就更牛逼。相比之下,东汉的“云台二十八将”,西晋、隋朝、北宋、明朝、清朝的开国“名将”们,其成色就差距不少。

具体到白起,其实笔者更感慨和好奇的是,为什么秦国在宜阳之战实现东进中原的历史梦想、和中原各国全面开战的历史阶段初期,就立刻冒出了白起这一善于大歼灭战的军事天才,短短几十年间就奠定了“天下一统”的格局,这是不是上天在“厌弃”战国历史、尽可能减少它所带来的时代灾难?

健康生活SPA,赋予你更美丽,体验休闲自在